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公安文化 > 警营园地

凤凰山
南昌市公安局宣传处  更新时间:2015-10-20 11:26:42

南昌县公安局-交通管理大队 傅国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“凤凰山上凤凰栖,凤凰现身几人识?幸运之人得富贵,留住富贵靠修身。”凤凰山长久以来就流传了这样一首歌谣。说是很久以前,凤凰山下的凤凰村的丁秀才,家里穷得叮当响,一回,做饭没有柴,没办法,只好上凤凰山去砍些柴。秀才是有善心的,小树不忍心砍,大树嘛又感到可惜,就这样在山上转了一上午,才发现了一棵枯树,于是,举起柴刀,一刀下去,只见他被枯树反弹得倒在地上,方知自己手无束鸡之力。他哀叹:“怪不得大家笑我‘在家不像长工,出外不像相公’。”他摇了摇头,想起赶考又屡屡不中,农事又不会做,悲从心里来,对天叩问:“天啊,这可如何是好?”就在这时,他看到了天空中一只金凤凰,在翩翩起舞。他先是大惊,后是欣喜。他知道凤凰是祥瑞,于是立即下山。这年又是赶考之年,他东筹西措,到处借钱,跑了许多家,勉强凑到了盘缠。这回,他赴京赶考,很幸运地中了举人,不久就做了知县。开始为官的几年,还算清廉公正,之后,就变得越来越坏,贪心不足,又没有大树做靠山,很快就被查处,革职遣送回乡。丁知县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,回乡后就跳河自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但是,凤凰山只有两个村庄,山前的是余村,山后的是苏村,却没有姓丁的人家。所以,这个故事真假,大家一度有过怀疑。后来,有一年平坟运动,人们在山脚挖到了一块墓碑,上有丁氏字样,方信:早先确有丁氏在此居住过。

    却说山尾的苏村,有个年青人叫苏有量,1966年,正在读初中。文化大革命爆发时,全国大乱,学校没法上了,书也读不成了,许多人都去串联造反。他开始也去了,后来发现这样没有什么出息,就回了家乡。一天,他牵了一头牛到凤凰山去放牧,突然,下起了雷雨,他躲到一个土墙下避雨。雨停后,他感到天空异常亮丽,原来出现了彩虹,而就在这时,他看到了一只金凤凰,绕着彩虹飞舞,他大为惊喜,想起了流传的故事,立即赶牛下山,对谁也没说。第二天,公社在征兵,他跑去报了名。他母亲知道后,怎么也不同意,哭得几天不吃饭,因为,他母亲生了六个女儿,只有他一个儿子,再说,农村有一句话“好儿不当兵”,虽然那时都穷,但他是家里唯一的传宗接代的男丁,大家每个人省口饭,也不能苦了他,而他却要自行吃苦,父母怎么会同意呢。

    那天,他把自己的秘密告诉父母,父母当然不相信。但是他铁定了心要去参军,最后向父母摊牌说:“如果不让我去,我就去跳河。”这一招还真灵,不是他劝父母吃饭,而是父母反过来劝他了。就这样,他去了广东某部队。在部队干得真不错,15年后,他就升到了团长。父母那个高兴呀,终于溢于言表,开头是悄悄告诉自己的亲属,苏有量看到过凤凰山上的凤凰,后来,亲属又外传,整个凤凰山乡的人全知道了。大家感叹,原来能看到凤凰的人,竟是有福之人呀。

    1991年王熬分到凤凰山派出所工作时,听到了这些故事,他绝不相信。不过,这时,苏有量已经转业,当了公安厅长。做厅长家乡的父母官,本来是有许多优势的,近水楼台先得月嘛,然而,王熬这个人是来官不接,去官不送。都说铁打的警营流水的警察,而对他则是铁打的警营,铁打的警察。他一干,就在这个派出所十二年了,他送走了一批又一批所长、指导员和同事。他并非不想去城里工作,说来,还是怪他桀骜的性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有一年,县公安局成立一个新的部门,那次他申请了,上级考察和调查均满意,然而,却偏偏是一起并不复杂的纠纷搅了水。一个买主到河边的一个砂石厂购买砂石,发现砂石沾有很多泥土,就想去另一家购买,而那老板就不同意,双方由口角,发展到打架。那老板仗着人多,把买主打得鼻青脸肿,造成轻微伤甲级。他受理了这个案件后,带人进行了调查,知道是砂场的老板霸道无理,就要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拘留那老板的时候,接到了县局某位领导的电话。电话打到民警,他真是受宠若惊,然而,却给他出了难题,领导只告诉他那砂场的老板是他亲戚,其他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在这节骨眼上,是不能得罪领导的。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规定,轻微伤害是可以适用调解的,但条件是双方都得同意。于是,他先做受害的那方工作,开始怎么也不同意,一定要求他把那老板拘留,他好说歹说,花了不少时间,才做通工作。他以为那砂场老板是没问题的,哪知他要求他支付对方所有的医疗费用时,却遭到他的拒绝。那老板问:“你接到了我表叔的电话了吗?”他没有正面回答他,而是告诉他,无理打人,性质是很恶劣的,如果对方坚持不调解,是要拘留的。那老板一听,对他发火了:“你说什么?拘留我?那你信不信,我让你当个副警察!”他第一次听到,警察还有副的,他那牛脾气也来了,顾不得是谁的亲戚了,立即将他铐起来,愤怒地说:“行,我也想看我是怎么当这个副警察的,我就依法处理你!”这事惊动了指导员,指导员听后,严厉批评了那个老板,并说,如果不同意调解,就坚决送他去看守所,没有谁敢姑息他。那老板看到他们如此严肃认真,才软了下来。

事后,他把情况告诉了指导员,指导员说,没事,领导那里我会解释的,相信不会记挂此事的。他天真地相信了这句话,何况,他也无过。然而,不久,指导员要调走了,对他说:“哪天,你去向领导承认一下错,我再帮你说几句话,然后我们一起进城去。”从指导员的话里他听出了,指导员与领导进行了沟通,但领导并不满意,需要他跌一下软,然而他不同意,说:“我没错!”进城,就这样失之交臂。

过了几年,那位领导退了,而此时一个消息传遍了全国,从凤凰山乡苏村走出去的苏厅长犯事了,被关起来了,据说从他家抄出了几百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又过了几年,凤凰山前的余村也出了一个公安厅长,这让许多人感到不可思议。大家愈发相信凤凰山是一块风水宝地,而王熬认为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,纯属偶然而已。这年,王熬早就过了不惑之年了。一天,他们派出所接到命令,一个持枪杀人犯逃进了凤凰山。所长立即布置任务。凤凰山上下山有三条路,所长负责带一个民警守一条路,教导员负责带一个民警守一条路,而另一条路,王熬作为老同志带一个民警守一条路,主要是防止逃犯下山逃跑,为县公安局抽调警力赶赴凤凰山围捕赢取时间。

王熬带民警小刘守在一条道路上,小刘从来没见过这个场面,眼睛总是眨巴看着王熬。王熬知道他负担太重,给他鼓气,叫他千万别害怕。王熬对小刘说:“我年龄比你大,也多一些经验。如果那家伙走我们这条路,你就藏在这棵树后,我出去吸引他,你选择最佳时机向他射击,不能手软!”小刘紧张地问:“会走我们这条路吗?”王熬说:“百分之三十的可能。”他刚说完,就看到从山上下来一个人,似人似鬼。王熬对小刘说:“隐蔽!”然后,自己也扑在一棵大树后,立即喝问:“干什么的?站住!”然而,只听呯的一声枪响,对方首先开枪了,子弹打在王熬藏身的树干上,枪发可真准呀,晚一秒,可就完了。王熬不敢马虎,可是看小刘,两脸吓得发白。王熬为了给小刘壮胆,朝那嫌犯的方向开了一枪,这也是告诉那家伙,咱们手上也有枪。果然,逃犯不敢再冲,藏在山坡的草丛中。王熬拿出对讲机呼叫:“我们发现了逃犯!”逃犯一看不妙,突然避开道路,从山坡上往下滚。王熬一看,立即从树后跃出,往山下跑,朝那在草丛中翻滚的逃犯追去。快到山下时,这时他们双方只有约十米的距离。那逃犯突然站起来,抬起手,就是一枪,而几乎同时,王熬也出手了。两声枪响后,两人几乎同时倒地上了。王熬的右膝盖被逃犯击中了,血流如注,他已经没办法站起来了,而逃犯没过一分钟,又站起来逃跑。王熬扑在地上,又连开了几枪,剧烈的疼痛,使他几枪也没击中。这时,小刘赶过来了,看到王熬满腿是血,立即将自己的衣服撕下,紧紧包住王熬的伤口。王熬忍着剧痛,指着逃犯爬起的地方对小刘说:“看看,那家伙是否负伤了?”小刘赶过去,高兴地大叫:“这里有一滩血,那家伙也中了枪!”王熬说:“以前在派出所用气枪打了那么多的麻雀,我就不信,我打不中他。快呼叫,逃犯也中了枪。”小刘立即用对讲机呼叫起来。王熬躺在地上,他看着天空,惊叫起来:“那是什么?”小刘顺着他指的方向看空中,什么也没有,说:“我什么也没看到呀,你看到了什么?”王熬说:“哦,可能是我痛得眼睛发花了。”很快,大批支援的民警赶来了,王熬被紧急送往县医院。由于失血过多,一度昏迷过去。在朦胧中,他听到有人在他旁边讲话,好像是说自己就是凤凰山的人。当他苏醒的时候,他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。这时所长过来告诉他,这是公安厅的余厅长,专门来看望慰问他,并且告诉他,逃犯的左腿被他击中了,所以没跑多远,就被抓住了。厅长表扬他说:“王熬,你在这次围捕中,立了大功!如果不是你一枪击中了他,我们很有可能还会有伤亡。这家伙的枪法可真准呀,不过,你的枪法也不错呀!”所长告诉厅长,说王熬没成家之前,那是以所为家,没事的时候,常常用气枪打麻雀,练就了好枪法。厅长大惊;“打麻雀?”所长立即明白过来,说:“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,当然现在是不允许的。”厅长点了点头说:“我们一定要加强练兵!平时多流汗,战时少流血呀!”最后厅长说一定会用最好的方法来治疗他。

王熬其实伤得很重,右膝盖全碎了。王熬换了人造关节,三个月后,出院回家疗养。这时,荣誉证书也送到了,一个二等功,还有五万元的奖金。小刘则通报表扬。

在家里休养的那段时间里,他闷得慌,突发奇想,不妨拿这些钱买股票。

一年后,他因功调进了县城工作。2006年,中国的股票到了疯狂的地步:上市6000多点,深市一万八九千点。五万块钱,翻了二十多倍。那年,他把股票全抛了,净赚一百多万元。第二年,股票泄水,一落千丈。他暗自庆幸。到了这个时候,他不得不相信凤凰山的传说了,特别是那次,他明明看见了天空有一只金凤凰在那里翩翩起舞,而小刘却说什么也没看见。然而,传言的下半部却让他心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他在凤凰山派出所工作的时间长,朋友也多,虽然进了城,还是不免有许多的凤凰山的老乡来看他。一回,他听到了凤凰山的一家人家两个儿子考取了大学,而父母没法供他们同时上大学,只能留下一个种田,两兄弟和父母哭得死去活来。他听后很难过,想起自己在凤凰山工作的情形,与乡亲们那是情深似水,于是连忙驱车赶到凤凰山,给他们送去了两万元钱,并且对那户人说,犯不着对他人提及。然而,好事终究瞒不住,一年后,这事被余厅长知道了,他被授予全县道德模范。四年后,那兄弟俩大学毕业了,参加工作的第一个月,他们就专门来看望王熬,之后,他们要去看望另一个恩人——余厅长。他大惊,那兄弟俩告诉他,他们除他外,还有一个人这四年在援助他们上学,那就是余厅长。

王熬参加省厅的表彰先进大会时,又见到了余厅长。余厅长在主席台上讲话:“......一个人无论幸运之神如何关照他,呵护他,如果不从思想道德上加强改造,最终也是要犯错误的。道德是底线。我告诉大家一个秘密,多年前,我在家乡凤凰山下的河里救了一个落水的孩子,当我用尽全力爬上岸时,你们猜,我看到了什么?我看到了天空中有一只金凤凰。但是,我不相信,那一定是我被水溺得眼睛发了花。据说我的前任也曾在凤凰山看到过凤凰,结果怎么样?大家一定不要相信命,而要相信自己。我在这里要表扬一个民警,由于他坚持原则,不丢弃一个做人的底线,不向权贵低头,在一个偏僻的乡下派出所工作多年。一年,在围捕杀人逃犯的时候,他身先士卒,不怕危险,在全体民警中做出了很好的表率。他不仅工作认真,而且曾经援助过困难群众,这样的民警是大家学习的榜样......”厅长的话还没说完,会场上所有的眼睛一齐向他看来,厅长也向他看来,他向大家露出了微笑,而脸再也控制不住,红了起来。